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一带一路”上的《红楼梦》

作者:未知

  1987年首次播出的电视剧《红楼梦》原声音乐以其委婉动人的旋律以及与原著极其吻合的神韵,使得整部电视剧更加传神,深得听众喜爱,被誉为我国当代音乐作品的典范。作曲家王立平先生“几乎倾尽所有情感”创作了这套组曲式的作品,其中的主题曲和部分插曲继原唱陈立之后被八十年代乐坛郑绪岚等当红歌手翻唱,如今这些歌曲仍是吴碧霞、黄华丽等实力派女高音歌唱家的音乐会曲目。不仅如此,众多器乐演奏家也对之饶有兴趣。大提琴演奏家朱亦兵曾携他的大提琴乐团,在北京天坛等许多室内外场地演奏过《红楼梦》组曲,听众反响强烈。香港大提琴家李垂谊携作曲家黄学阳改编创作了《红楼梦随想曲》,他本人在谈到演奏体会时表示:“《红楼梦》音乐具有的感召力足以让全世界的人为之流泪。”二胡演奏家朱昌耀演奏的《葬花吟》细致入微,扣人心弦。除此之外,原版音乐的点睛之作《枉凝眉》《葬花吟》还被其他不同乐器演释得各具特色。
  最近两年,一部全新的以87版《红楼梦》电视音乐为素材的钢琴协奏曲问世,并获得了国家艺术基金的资助,在多地巡演,引起了音乐爱好者们的兴趣和关注。活跃在世界舞台上的马来西亚华裔钢琴家克劳迪亚・杨(Claudia Yang)出于对电视剧《红楼梦》和中国题材钢琴协奏曲由衷的热爱,自2011年开始在世界多国“海选”作曲家,最终在2013年确定了匈牙利李斯特音乐学院作曲家费凯特(Gyula Fekete)与她一起改编创作。历经一年多的时间,于2014年5月完稿,随后由指挥家汤沐海执棒,与世界顶尖交响乐团――伦敦交响乐团共同录制了唱片《红楼梦钢琴协奏曲》(Piano Concerto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并于同年9月在北京国家首都博物馆首演。之后,克劳迪亚・杨决定用三年的时间完成该作品的巡演和推广。作为中国国家艺术基金2016年的重点资助项目,钢琴协奏曲《红楼梦》不但登上了国内天津、西安等地的大剧院,第二版还于2018年3月在马来西亚国家大剧院上演,成为了“一带一路”中马友好交流的重点项目。 《红楼梦钢琴协奏曲》首发
  究竟是怎样的一位钢琴家对中国传统文学和音乐有着如此浓厚的兴趣?出生于马来西亚柔佛麻坡(Muar Johor)的克劳迪亚・杨祖籍中国福建省同安县,有着极为丰富的专业音乐学习经历:她1993年进入维也纳国立音乐学院,师从钢琴教育家丹科・依列夫,1997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她曾前往乌克兰向钢琴家奥怡西亚・什特尔约克学习俄罗斯浪漫派演奏技巧,而后在意大利钢琴大师米凯・兰杰利的高徒霍夫曼门下深造,以博采众长。除了具备极高的音乐修养和炉火纯青的演奏艺术以外,克劳迪亚・杨还对中国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她曾与立陶宛国家交响乐团演奏钢琴协奏曲《黄河》,不断地用自己的琴声在世界的舞台上传播着中国音乐文化。 亮相马来西亚国家大剧院 克劳迪亚・杨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由王扶林导演、中国中央电视台和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联合制作的《红楼梦》不但成为影视创作中的经典,其中由王立平创作的电视剧音乐三十年来经久不衰。整部电视剧音乐因其丰富的内涵,让许多艺术家不断围绕着它进行各种探索和尝试。《钢琴协奏曲红楼梦》选取了电视音乐的五个主题――“枉凝眉”“葬花吟”“聪明累”“分骨肉”“晴雯歌”来传达“绛珠还泪结情缘,晴天谁补两难全”的意境和审美。
  整部协奏曲共有四个乐章。“绛珠还泪”(Fairy in Sorrow)是开篇之曲,电视剧原作音乐中的“枉凝眉”主题由交响乐队奏出,继而引出了钢琴声部演奏的“葬花吟”高潮主题。整个演奏过程由交响乐队与钢琴交替完成,瞬间将这部作品的悲剧性和戏剧性传达给听众。紧接着钢琴独奏声部安静地奏出主题动机,一段如泣如诉的“葬花吟”主旋律从钢琴家的手指尖流出,钢琴声部中既有模仿民族乐器琵琶、古筝演奏的主题动机,又有三度双音疾速上行,将旋律推向高潮,电视剧中陈晓旭扮演的“林妹妹”仿佛瞬间浮现于听众眼前,惹人爱又让人怜。
  第二乐章“晴天谁补”(Love Ode)由钢琴连续两串快速的羽调式五声音阶引出电视剧原版音乐中的第一首“枉凝眉”主题。与此同时,木管乐器吹出的旋律与钢琴声部“互诉衷肠”,弦乐群作为背景音乐进行烘托。交响乐队奏出“红楼梦序曲”的高潮部分旋律,钢琴那坚定又有力的和弦连续上行转位,将音乐本身的“呐喊”渲染得淋漓尽致。之后经由一系列模进发展,“序曲”主题又在长笛和弦乐声部展开,钢琴声部的旋律变奏予以对答,最后与交响乐队结束在F大调主和弦上。
  第三乐章“虚花如梦”(Dreamin Vanity)运用了更多�视剧原版中的素材。一开始,木管乐器组吹奏出全新的音乐素材,给人以温婉、明媚之感,钢琴在此基础上发展为一连串竖琴般的琶音。作曲家别出心裁地引出了原作中《聪明累》的前奏,钢琴与木管乐器组交替进行着原作中的旋律,后经几次离调将音乐发展,低音大管和钢琴引出悲壮的“分骨肉”旋律――这段旋律本是电视剧中配合“元春”远嫁入宫与“贾府”离别的场景而作,但其高潮部分旋律是对封建制度和礼教最强烈的批判和呐喊,在此乐队保持了沉默,钢琴家用右手演奏出厚重的和弦连接,配以左手华彩的上下行密集的琶音音型。之后,音乐又转入“聪明累”的素材中结束。   第四乐章是“万紫千红”(Beauty Ballade)。很显然,在这一乐章里,作曲家运用了西方典型的叙事曲写作手法:乐章一开始,铜管乐器组和钢琴交相辉映,奏出了一连串下行的符点音符,这是一系列全新的音乐动机和素材,制造出紧张不安的戏剧性冲突。随后,作曲家引出了原版电视剧音乐中“晴雯歌”的主旋律,辉煌有力的乐队与钢琴声在大调以及不协和和声上进行对话交织,接着转入“晴雯歌”的再现,那个聪明伶俐、桀骜不驯的女子跃然浮现于听众眼前。最后,整个乐曲以极其丰满的音响效果在两个最主要主题“葬花吟”“枉凝眉”的交错中结束,使原著中贾府一夜间由盛转衰的戏剧性演变和“宝黛”爱情的悲剧再次被推到高潮。在这一乐章中,作者对原作中的旋律做了较大的改动和发展,旨在让听众跳出八十年代的回忆,留出更多想象的空间。
  在探寻了钢琴协奏曲《红楼梦》的创作历程,聆听了现场和唱片的音响效果,分析并品味了音乐发展的来龙去脉后,我们不仅领略到了克劳迪亚・杨精准的演奏和娴熟的技巧,更深刻地感触到了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对世界的影响力。协奏曲的创作者――匈牙利作曲家费凯特以中国民族调式旋律,运用钢琴和交响乐的完全“西洋”的表达方式,将东方文学娓娓道来,其音乐形象鲜明,音乐情绪跌宕起伏,将国际听众带入东方音乐世界,感受中国文化的美妙。钢琴协奏曲《红楼梦》最终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气质,通过无国界的音乐语言,赋予了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以全新的艺术表现,达到了“传统经典,当代表达”的新境界。
  三十年来,王立平先生创作的电视剧《红楼梦》原版音乐几乎从未离开过人们的生活,至于克劳迪亚・杨的钢琴协奏曲版本能否达到如此高的认可度,还需要交给时间来评判。或许一部作品从问世到成为经典需要经过千锤百炼,或许现在的钢琴协奏曲《红楼梦》还会给人些许意犹未尽、未完待续之感,毕竟这是西方作曲家用音符在黑白琴键上讲述不朽的中国文学巨著,是一种�湫碌某⑹浴W莨壑泄�钢琴百年的创作和发展史,虽然已有许多优秀钢琴作品涌现,但就钢琴协奏曲的创作领域来说,自《黄河》之后近三十年来鲜有颇具影响力的中国原创钢琴协奏曲面世,究其根源,一方面是创作方面有待突破,另一方面是缺乏全新的专业化的运营模式。像钢琴协奏曲《红楼梦》这样的古典音乐创作与演出模式的结合并不多见,如果没有足够的艺术水准和资金作为支撑是难以实现的。
  钢琴协奏曲《红楼梦》的执笔者费凯特来自“一带一路”中线上的国家匈牙利,作曲家以西方人的思维方式和作曲手法全新地演释着中国民族音乐语汇,向世界展示着中国音乐和文化的精髓,恰恰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的最好诠释。而作为年轻一代的我们,更有责任将中国文化的精华发扬光大,树立我们的文化自信,让全世界都来了解和热爱中国文化。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