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每到月底的南风编叔编婶们

作者:未知

  每每到了月底,编辑部总显得秋风瑟瑟,即使,秋天并没有来(耸肩)。大家面容憔悴,像是经历了一场,痛彻心扉的爱情。男编蓄上了山羊胡,头发蓬乱,女生卸掉了妆容,像为家操碎了心的黄脸……(有只手猛地掐住了我的喉咙)、 黄--渤?(更紧了,身体没法转动,快要窒息,很明显是女人的手),皇(黄)--后(松开了……)。
  为什么编辑部会这么丧!?作为90后的编叔编婶们,因没有理财的经济头脑,每月花钱如流水,月末吃着泡面时,总想起妈妈的佳肴……
  当文青们没钱交租
  南风杂志作为潮意文青集聚地,吸引了来自天南海北的有志之士投其门下,文青都很有才,也都很穷,但志在少年,穷点苦点也可看见诗和远方。不过,近日因为某抖APP,把贵阳炒火后,房租也是噌噌往上飙。
  恒宇:唉,房租不减反增,又到月底,没钱交房租了。大家有何良计,成本越低越
  好,快快!你们看,又�_始夺命连环CALL了!
  阿滩:还记得我上次,在月末前,发了个房间内书架上灵异掉书的视频给我那抠门房东,
  隔天请她去我家,用透明鱼线粘住两本书,在她进房后悄悄拉动。在惨绝人寰的尖叫后我从此过上了平静的日子。
  丘叶:这个你得问我丘彦祖了,我用一本小说,就搞定了上门收租的包租婆。
  恒宇:快快道来!
  丘叶:微微一笑很倾城。(说完,对我微笑起来)
  …………
  凉华:恒宇,朕有一计良策,你可在房东催债时请她/他入屋,泡上一壶好茶,与她/他促膝长谈,聊聊你的理想,和她/他的理想,望着浩瀚星尘,细数人生的短暂,这一月租金,又算得了什么呢?让房东享受当下,不要被金钱束缚了。
  夏末:你们说的都是些什么不靠谱的呀!你听我说,找一合租,你当二房东,租金减半,压力锐减,效果立竿见影。
  恒宇:嗯……,你们说得都很好,待我回去试试。
  周末过后,我鼻青脸肿、包扎得像个木乃伊来上班,脸比上周还苍老了几岁。
  集体:恒宇,你咋啦?!
  恒宇:昨天一回家就用了阿滩的方法,房东很受用,不过她一四五十岁,体重150斤的身板,直接跳到了我怀里。
  说完,抬了抬带着夹板的手。
  集体:那你的脸是……
  恒宇:我看房东还在提房租的事后就用了凉华的招,在和房东促膝长谈、掏心窝子后,我感觉真对不起她,便说出了那天的真相。
  说完,我指了指自己的脸……,脸上的是茶水弄的。
  恒宇:最后,我用了夏末的方法,告诉我女朋友,现在我是二房东,她是三房东,每月要给我交房租,价格不高,只要600块。
  说完,我指了指自己瘀青的左眼。
  编辑部集体男默女泪(憋笑中……)
  如何在花光工资后合理挣到快钱?(知乎体)
  自从看了《我不是药神》后,编辑部对?符号更感兴趣了,为了治好我们月底的穷病,我们以《西虹市首富》的精密逻辑,对快钱进行了激烈的讨论。
  恒宇:今天该发钱了吧~
  熊猫:还有十天呢,你在想啥。
  恒宇:穷病好难治呀~
  夏末:恒宇,告诉你个好方法,你现在不是要结婚了嘛,每个月给不同的朋友讲,你要去国外办婚礼,礼金提前收。这样,每个月都有收入了。到时结婚的时候女方家问男方家人为何这么少,你就说--人缘太差。
  木子:晚上去酒吧兼职,不仅可以认识小哥哥,还可以喝免费的酒。
  集体:你这是去挣钱吗……
  木子:喝醉了,世界都是你的……
  凉华:想当初,我玩网游,垄断了全区的稀有装备,高价卖出。一个学期的生活费都挣
  了。唉~可惜,顾着垄断武器,女朋友被别人垄断了……
  丘叶:切,你们这些井底之蛙,难道没发现身边坐着一低调的丘云(马云)吗?
  熊猫:一身猫毛,像大热天穿了件毛衣,眼袋大得像我爷爷。
  丘叶:好吧,那我也不隐藏身份了。
  说完,从衣服上拔了根猫毛对着熊猫就是一吹。
  丘叶:我知道,你们都嫌弃我养猫,其实,大部份是寄养,一只猫一天寄养30元,现在我有10只猫了,平时算算塔罗牌,也可挣一笔。还有我家几千亩的果林就不说了。现在来上班,纯属爱好。我还有……
  阿滩:我记得我家有个姓丘的亲戚,好熟呀,记得好像叫什么叶来着?
  熊猫:那我给你30元,寄养下熊猫。
  恒宇:我属鸡,我女朋友属狗,我们一天给你50 ,也寄养在你家。
  其余人:我也是……
  月末,人性的明灭
  到了月底,从编辑部的中午饭即可看出贫富差距来……
  恒宇:中午了,你们吃啥嘞?
  凉华:给我来份猪蹄饭加凉面。
  丘叶:你怕是饭桶怪吧,吃这么多?
  凉华:没事,有钱。
  熊猫:我不吃了,减肥。
  集体:你之前明明不这么说的,你说你要吃午饭了,要不胃痛。
  熊猫难掩尴尬之色,转脸看向凉华。
  熊猫:凉华,那份凉面是给我点的吗?天,你太好啦。
  凉华错愕道:没……
  熊猫:还记得上回桌游,即使不在一个队,还一直站你边的人是谁吗?如果下回你还要拉我的票……
  凉华尬笑后:对,就是给你点的,还说要给你个惊喜呢~
  阿滩:我今天带了便当,我就不下去吃了……
  恒宇:阿滩,你这月末才带饭的节奏是不是太规律了?
  木子:唉~,看看,看看,你们这些年轻人平时太不会理财了,我要是有了男朋友,就拿我现在存的钱天天请他吃海鲜大餐,从早到晚。
  丘叶:其实……我现在还是单身。
  夏末:我其实……在没钱的时候对女性还是有好感的。
  其余人:我其实……
  木子被惊吓得夺门而出。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