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独行外高加索

作者:未知

阿塞拜疆   巴库的意外   从迪拜去阿塞拜疆。给我办理托运的是阿塞拜疆航空的工作人员,一个有点上岁数的老头,当我把中国护照递给他的时候,他立刻满脸笑容特别友好地问我,你是中国人啊?我说是的。他说去阿塞拜疆玩吗?我说是的。他说很少看见一个中国女生背着大包去阿塞拜疆啊。为了让中国人给他一个好印象,办理完手续后我对他弯腰连说两次“非常感谢”,他也友好地跟我挥手告别。
  飞机落地首都巴库机场,简直惊艳了,我不敢相信,漂亮、干净。
  我喜爱巴库,整整呆了6天。这里几乎看不见中国人,我每天都在暴走,从旧城走到新城,几乎走遍了巴库的大街小巷,越走越喜爱。除了这个城市很有自己的风情外,还遇到了一群有意思的人。从2008年上路开始,我一直认为,去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否能遇到有意思的人。
  我在迪拜的时候临时订了巴库的一家Hostel,没想到正是这家青旅,让我的巴库之旅几乎称之为完美。青旅的名字nqFreedom Hostel。在这个Hostel里我遇见了可以成为一辈子朋友的人。一个意大利人,《国家地理》的摄影师,工作就是四处流浪、摄影,他已经在外漂泊4年了。
  恰巧赶上阿塞拜疆一年一度的新年Noveruz,整个巴库一片喜气洋洋,这属于穆斯林的节日。巴库的老城区是最热闹的地带,有各种舞台表演。当地人能歌善舞,许多民众也会随着表演在台下三三两两地跳起来,最快乐的莫过于孩子了。
  有格调的文化中心
  喜欢巴库是因为这个风情十足的城市每天都在给我惊喜。Heyder Eliyev Merkezi是一个聚集了博物馆、艺术馆于一身的文化中心,这里应该是巴库最有艺术氛围的地方了。去过世界上那么多的博物馆,这是我见过的构造最有创意的,而且非常上相。馆内只有一种颜色,白色,白色的屋子白色的墙白色的顶。
  整个博物馆是半椭圆形,外部的设计更像一只展翅的雄鹰。一共有三层,我去的时候第二层还没有展,一层和三层是各种主题的展览,有阿塞拜疆的历史,有摄影师在非洲的拍摄记录,有雕塑家的纯白色的雕塑,有木偶历史展等等。每段时间都会有不同的主题。我在这里整整呆了一天,最后该关门的时候,都含不得出去。
  享受当地人的生活
  我像当地人一样在市场买做早餐的鸡蛋、面包、香肠、泡辣椒,买水果,和当地人各种畅聊。有一次我走饿了,想起前两天路过一家挺有阿塞拜疆风情的餐厅,当时在地图上定了一下位置,于是决定走回那个餐厅。在餐厅里,遇到了一家来巴库旅游的沙特人,他们邀请我一起坐下聊天吃饭。我们同时感叹,在这样一个聚集了穆斯林风、欧洲风、前苏联风的石油发达的城市,大街上真的一个乞丐都没有。吃完,餐厅的老板还热情邀请我们去看他的后厨。
  有那么一刻,我冲动下想就这样在巴库停下来,停个一年半载的吧。巴库人对我的热情,是过去到任何一个欧、美、澳、东南亚国家都没经历过的。走在大街上,在地铁里,只有我一个东亚的面孔,没有人会因为你长得不一样而多看你一眼,而你却是那个旁观的观察者,观察着每一个人。这种感觉真好。
  TiPS
  ・巴库经济相对发达,物价真的不高,这和国内某些攻略有出入。
  ・交通秩序好,并且车让人,出租车也是计时打表。没啥治安问题,巴库人很热情友好,美女帅哥多。
  ・阿塞拜疆是落地签,不需要照片,连表格都不用,就交钱,美金20元左右,当场3分钟落地签就出来了。
  ・巴库的地铁是不让拍照的。地铁费用是大约折合8毛钱人民币1个小时内随便坐。
  ・我推荐在巴库一定要吃馅饼,太好吃了,我几乎一天三顿都是馅饼,各种口味的。一顿我一般吃4个,大约花1美金。 格鲁吉亚
  多面第比利斯
  从巴库飞第比利斯,飞机平稳落地,依旧坐的是阿塞拜疆航班,飞机上依旧只有我一个中国人。
  听说格鲁吉亚为了鼓励发展旅游业以推动整个国家的经济,逢年过节的时候,乘飞机抵达首都第比利斯,如果你是外国人,就能得到海关送你的格鲁吉亚红酒。
  我在第比利斯是找的沙发主。一位读国际关系专业的大学生,自己已经Hitchhiking(搭顺风车)走遍了格鲁吉亚,她说假期要Hitchhiking去欧洲。如果我是男生,肯定会在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Hitchhiking,我也建议结伴出行的旅行者,可以试试Hitchhiking,这在两个国家都是非常流行和安全的。她对格鲁吉亚历史、政治非常了解,每年都拿全年级第一等奖学金,她还会在家里给一些青少年补习英文。她告诉我,这里的地铁都是前苏联建的,军用的,后来没有战争之后一直没有开放给居民,直到和前苏联分手。地铁票,大约1.4元人民币1个小时内随便坐。第比利斯的地铁简直太牛了,跟飞奔似的,有时由于剧烈晃动,会感觉全车厢的人都在跳舞,好几次我差点乐出声来。电梯也倾成将近80°角,下去的�r候我直肝颤,而且电梯的运行时间非常的长,有次我用秒表计了一下:电梯从上到下两分半钟。
  每天我从她家到第比利斯的老城区都坐地铁,相当方便。下了地铁步行去古城,远远就听到了强劲的摇滚乐。我加快步伐,真的在古城中心,护城河旁边有一场摇滚演出,我立刻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在中世纪的古城里,声音响彻全城的摇滚演出,据说每周末都会有。
  我每天从白天走到夜晚,越走越爱第比利斯。随处可见小文艺风,处处都是景,颜色鲜艳,让我醉了好多天。我看到这里90%的女人都在吸烟,特别是在餐厅里。当地的老太太们都特别有范儿。让我最难忘的是第比利斯的跳蚤市场了,因为我是前苏联风迷妹。对了,斯大林是格鲁吉亚人。逛跳蚤市场的时候,突然被一个摆摊的老爷爷拦住,然后他从货存里翻出了一个冰箱贴,说上面的人是格鲁吉亚的女王,自送给我。我确认了好几次是不是真的自给我的,这感觉就是天上掉了馅饼。最有意思的是,后来,我真的去到了这个叫Tamara的女王曾经住过的山峰的脚下,那个山峰在格鲁吉亚和俄罗斯的边界。
  另外值得一说的是,我在的那几天,第比利斯中心满城都挂着欧盟的旗子,让我错以为格鲁吉亚是欧盟成员国,其实不是。我的Host告诉我,格鲁吉亚人都骄傲地说We are thebaIcony of the EU(欧盟的阳台)!不过当我听到的时候,却有一种悲从中来的感觉。格鲁吉亚是外高加索的小国,没有像阿塞拜疆一样有石油,曾经是前苏联的一部分,年轻一代不愿意去学和说俄语了,大学里多数鼓励去学英语、法语、德语和中文,甚至还有日语、韩语。但是俄语依旧在格鲁吉亚通用,甚至说在外高加索三国都是通用的。Host也告诉我,由于历史原因,格鲁吉亚人渴望自由渴望独立渴望被承认,所以格鲁吉亚人大多个性鲜明,爱恨分明。后来我在第比利斯经历和看到的种种,确实也印证了,这个国家在努力地向往独立与自由。广场叫自由广场,地铁站叫解放站,最大的银行也叫自由解放银行。这是一个多么需要自由与解放的国家吧。
  第比利斯,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城市,它的多面性是别的任何一个高加索城市都无法企及的。
  Kazbegi雪山与教堂
  从巴库到第比利斯,去的全是城市。我说,我该去雪山了。
  我的Host送我去了大巴站。没有赶上早班去Kazbegi雪山的小巴士,下一班要足足等一个半小时。当时我稍微有点沮丧,但是立刻调整了心态:一切都是老天最好的安排。
  结果真的在下一班小巴上,遇见了接下来两天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一个在前苏联出生,母亲是格鲁吉亚人,父亲是乌克兰人,在他5岁那年母亲改嫁一个挪威人,从此在挪威长大,1.93米的大个儿。他问我是哪里来的,我说中国,他兴奋地说真的啊,我说难道还是假的啊。
  上雪山的路大概有一个半小时,全车就我俩外国人,临下车前,我们互留了Facebook,说这两天可以结伴。抵达Kazbegi的时候刚下午4点左右,天气很好,太阳很足,我不想浪费这难得的阳光,打算直奔雪山看教堂。四处问了几个包车上山的价格,觉得有点贵,要60lari,于是我发消息问大个儿要不要同行,他欣然同意。
  后来还是嫌包车都有点贵,就在半路Hitchhiking了一辆看起来面善的本地司机,然后接上大个儿就直奔雪山。在车上,我跟司机讨价还价到了50lari,因为大个儿会说俄语,司机也同意了。不过大个儿对我讨价还价很有异议,我以为我要了个便宜的价格,他能对我很欣赏,结果他说你怎么能这样欺负本地人?60lar和50lari就10lari不同,lt is nothing for us,but it is a lot for them(这对我们不算什么,但对他们就很多了)。他还说,在欧洲他们都是不讨价还价的,该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所有的价格都是公平透明的。
  Kazbegi是格鲁吉亚最著名的雪山,雪山上有最著名的Gergti Trinity Church,大部分游客都是为了目睹雪山上的教堂而前往的。
  下雪山的路上我们顺路捎上了一对步行的俄罗斯情侣。一路上大个儿和司机用俄语一直在交流,然后翻译给我,大个儿说我的眼光不错,这个司机很朴实,明天包车还用他。
  大个儿想去格鲁吉亚和俄罗斯的交界处,他说本地朋友告诉他那里美得跟拍《指环王》的场景一样,忽悠得我也同意了,但是我只想去看那个有很多画的格鲁吉亚一俄罗斯友好纪念碑。
  抵达俄罗斯边界。司机指着一个山峰告诉我们,格鲁吉亚曾经最有威严的一个女王叫Tamara,她就曾经住在这个山峰上,这个女王就是之前在第比利斯跳蚤市场一个老爷爷送我的冰箱贴上的女王。司机还告诉我们一个故事,很久很久以前,犹太人来到这里,写下了一本关于预测未来的书,告诉人类将会发生什么样的灾难,但是不知道藏在了哪里,至今还没有人找到这本预测书。边界处有一个教堂,司机说教堂建在�@里是为了让每辆从俄罗斯入境的车都立刻明白,这里是格鲁吉亚了,是一个东正教的国家。
  从边界处到格鲁吉亚一俄罗斯友好纪念碑,一路上美得跟天堂一样。到了纪念碑,大个儿比我还惊喜。他也是一个不做攻略的人,都不知道这个纪念碑,没想到这个纪念碑这么壮观,好歹我还Google了一下。纪念碑碑面布满了原始的彩色涂鸦,有每个年代的代表涂鸦。
  去Vardzia只为看石窟
  Vardzia是朋友强烈推荐的地方,她说这是一个古老的石窟洞穴群,在阿富汗也能看到,不过如果能在格鲁吉亚看到类似的绝对赚了。
  Vardzia周围住宿的地方很少,多数人都是住在Boriomi或者Akhaltsikhe,然后搭车前往。我看了一下Akhaltsikhe离Varazia比较近,所以就临时在Booking上订了一家旅店。这次我需要有单间大床能洗热水澡的旅店,也让自己奢侈了一次,订了一个大约人民币120元左右一晚的旅店。
  早上9点半巴士就抵达了Akhaltsikhe,我给旅店打了电话,他们说让我自己打出租车,从巴士站到旅店开车就2分钟。旅店老板貌似能说英文,我问是否能给我安排一辆车去Vardzia。车来了,竟然是一辆大奔。
  开车的是一个25岁的小伙,老板说是他的外甥,绝对安全,会英文。不过后来说了两句发现他英文估计也只有幼儿园的水平,但是人很好。他其实不是司机,只是那天有空闲。他曾经在乌克兰留学,娶了一个乌克兰的老婆,还给我看他女儿的照片。路上大约用了一个多小时。到了发现又没有游客,我等了一会,希望能遇到搭伴爬石窟的人,结果等了半个小时都没有,只好自己一个人爬上去了。
  这些洞穴是中世纪的时候高加索人住的地方,大的洞穴是国王的住所,剩下的洞穴是国王的老婆们以及平民住的地方。爬的时候感�X有点恐怖,又有点兴奋。还误闯了一个洞穴,差点没把我肝给吓出来。
  在石窟上面呆得有些流连忘返,怕小哥等得太久,两个多小时后依依不舍下了石窟。
  TIPS
  ・每年3月中下旬,很多穆斯林国家会改变时间。比如3月20号前后,伊朗会改变时间,时间会推后一个小时;而阿塞拜疆会在3月24号前后将时间推后一个小时(每个国家具体改变时间的日期不同,要根据那个国家新年的日期来改变)。
  ・有在有效期内的美签和申根签,格鲁吉亚可以免签。
  ・选带有国家名字的手机运营商,一张卡里2GB的网络一共约人民币14块钱,还可以打电话。
  ・出租车可能会坑人,司机会高价要游客的钱,有时候会一拥而上地过来。 亚美尼亚
  我订了凌晨4点出发的巴士入境亚美尼亚首都耶烈万(又翻译成埃里温)。巴土司机来旅店接的我,还帮我扛大背包,面善的一个人。
  顺利入境
  路上荒凉无比,下着小雨,偶尔一辆20世纪80年代的小轿车或者大货车擦肩而过,感觉像在看那个年代的旧电影般。在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边界的唯一一家小餐厅吃了早餐Kebab,而且是在餐厅的厨房里吃的,司机和餐厅的人很熟,我眼睁睁地看着厨子用吹风机加微火吹熟的烤肉。
  出格鲁吉亚的时候被边界官盘问去亚美尼亚干吗,可是10米远的亚美尼亚入境签证官却无比友好,只是发现我有阿塞拜疆的签证,打电话请示了一下上级是否可以放行,我看他按下入境章的时候还祈祷了一下,最后微笑放行了。就怕因为有阿塞拜疆的签证而不让我进亚美尼亚,我特意提前申请了亚美尼亚的电子签,也是此行唯一提前申请的签证,网上申请的,7美元12天。
  早上10点左右,抵达耶烈万。小巴司机带着我绕着耶烈万转,找我订的青旅。我很感激,把剩下的所有格鲁吉亚钱都给了他作为小费,大约人民币60元。我在Booking上找的这家青旅,评分很高,9.8分,据说早餐好吃,我也是冲着早餐去的。入住之后,有些失望。青旅里住的大多都是菲律宾人,我确实有些吃惊,在亚美尼亚竟然遇见这么多菲律宾人,甚至还有印尼人。后来我了解到,这些菲律宾人都是在迪拜或者多哈工作的,他们在阿联酋的签证需要每半年出境一次,然后才能获得另外半年的签证,据说迪拜飞亚美尼亚机票也很便宜。
  耶烈万印象
  在耶烈万,我延续了之前的暴走习惯。在中心地带走了两天,走到最后,我也累了,也腻了。有时就会坐在共和国广场的椅子上看来来往往的人群,看到耶烈万警察的制服,有点像20年前中国警察的式样,总让我恍惚感觉是漫步在当年的中国街头。一坐就是一下午。没想到,中心广场附近的公园都有免费Wi-Fi,而且速度都很快,视频也不卡。我在的那几天每天都在下雨,小雨中雨大雨,被困在咖啡厅里,看到好像有大学生在搞讲座。
  依旧去了跳蚤市场,也是相当不错的地方。在跳蚤市场,遇到了一位美女丝巾设计师,丝巾都是她手工画出来的。跳蚤市场大部分是卖纪念品的,和第比利斯相比更商业化。第比利斯的跳蚤市场全部都是前苏联时代的纪念物,都是由各位老人留下来的;而耶烈万的跳蚤市场可以看到各种俄语书籍、瓷器和手工制作的包包等物品。
  Sergei Paradlanov纪念馆,是我来耶烈万最想去的地方了。SergeiParadianov是前苏联时期亚美尼亚裔最著名的电影人之一,曾经入狱两年,精神有点失常,最后得肺癌去世。纪念馆不大,讲述了SergeiParadjanov的―生事迹和他的作品。
  历史博物馆非常值得去,就在共和国广场中心,里面禁止拍照。那天依旧阴雨绵绵,我在历史博物馆里整整逛了四个小时,出来的时候,心情沉重。这个国家在大国博弈中,一次次成为屠杀的对象,让亚美尼亚人纷纷远离家园,流亡海外。亚美尼亚也是世界上生活在海外比生活在本国人口还要多的国家。   那天下午我久久沉浸在整��博物馆笼罩的悲愤之中。亚美尼亚,是一个还活在历史中无法自拔的国家。有兴趣的可以去看《ArmenjanGenocide》这部纪录片。 纳戈尔诺-卡拉巴赫
  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英文名有两个:一个是前苏联给的俄语名字,意思是黑色花园(Nagorno-Karabakh);一个是卡拉巴赫人民自己取的名字Artsakh,这个名字其实可以追溯到基督诞生前,也是卡拉巴赫人引以自豪的名字。
  卡拉巴赫的惊喜
  如果说此次旅行,阿塞拜疆排第二位喜爱,那么卡拉巴赫就是第一位了。依旧搭乘巴士,从耶烈万驶向卡拉巴赫。巴士上,司机放着浓重前苏联味的音乐。一路上我心情飞扬,爱死了苏联风了,深入血液地热爱。从早上10点一直在山路上徘徊,司机大叔在盘山路上不停接电话,有时挂了电话还继续瞅几秒手机,也不看路。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有时转90°的弯时,司机还在打电话看手机,我都快吓坏了,我赶紧叫司机看路。司机一边窃笑一边用眼角看我,意思是说,他是老司机我要相信他。可是我还是提心吊胆的,因为山路越来越崎岖,并且还下了大雾。到下午5点半,顺利入境卡拉巴赫,也终于抵达了我的AirbnbHost家。迎接我的是一个非常热情的老太太,英文不错,她整整等了我三个小时,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她说她以为我走丢了,我不停地道歉。老太太叫Kann,无比地友好。同时住在Karin家的还有法国小伙Fred,也是我在卡拉巴赫那几天一起朝夕相处的小伙伴。
  我本来打算在卡拉巴赫的时候逛一下历史博物馆之类的,结果Karin就是一本活历史书,每天晚上听她给我们讲这半个世纪来卡拉巴赫的命运历史,以及她亲身经历的战争和炸弹袭击,就已经胜过去博物馆了。
  第二天我和Fred结伴包车,因为我之前没有做任何攻略,全靠耳闻。Fred给了我他的LP让我临时看完,之后,我们决定路线。一切都是老天最好的安排,我们那天的线路和遇到的故事简直就是此行想要感受的。在第一个教堂,我们遇见了神父带领当地孩子举办的一场爱国主义的教育活动,我偷听了很久,虽然听不懂,但是也好像听出了点名堂,心情莫名有些沉重。从教堂出来孩子们纷纷拿着他们的国旗合影留念。Fred说,你看,其实他们脸上洋溢着自豪。
  我们继续包车前行,沿途会看到很多战争遗留的痕迹,还有路边废弃的小型工厂,也让我格外喜欢,勾起了我的童年回忆,我的童年就是在没落的军工厂长大的。最牛的莫过于,在这样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看见了:徐工重型。
  在餐厅得到的信息
  在卡拉巴赫的第三晚,应该对于我和Fred都是难忘的。那天商量晚餐去吃什么,我们已经去了警察局对面38号那家家庭作坊式的餐厅吃了两顿了,真的很好吃,第三晚还去吗?我说咱们还去吧。
  我们刚一进餐厅,一群坐在角落里的当地大汉立刻就用英文和我们打招呼,然后问我们是哪里来的。Fred说法国然后指着我说中国。大汉们立刻开始和他勾肩搭背,说我们爱法国爱法国人!然后那位最热情的大汉跑过来跟我说,XiaoMi XiaoMi.让我看他的手机是小米的,我一看还真是。问他是什么型号的,他说是红米Note4X。他激动地跟我说这个手机太好用了太好用了,因为他的英文比较一般,一直竖着大拇指在重复XiaoMi very good very good!我哈哈大笑,这个赞美我也同样从一个美国朋友口里听到过。Fred和他们聊得特别多。大汉告诉我们了一个让我瞬间冲动得跳起来的信息:Seri Tankian现在就在卡拉巴赫!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共和国广场!SeriTankian是我的偶像!
  吃完晚餐,大约9点半,我已经激动得不能控制了,一路蹦回家的,Fred说我疯了。回到Karin的家,刚坐下没多久,Karin的家门突然被两个陌生人推开了。一对情侣直接走进问是否有房间提供给他们。Karin一共就有三间房,我一间,Fred一间,正好有一间空房。Karin是一个浑身散发着阳光与热情的老太太,曾经在亚美尼亚某所学校教政治。于是这对情侣就加入了我们,他们是捷克来的记者,一对独立自由记者,不为任何人工作,自己探索世界各地,第一时间在某国发出珍贵的报道,然后电视台或者报纸会购买报道。此次他们来亚美亚尼就是来报道亚美尼亚大选的,之前我在耶烈万的那几天正好是大选时期。大选结束后,他们一路Hitchhiking从耶烈万来到了卡拉巴赫。
  这两个记者一路辛苦搭车来到这里,就是听说Seri Tankian在这里。那天晚上我们几个没有犹豫,立刻决定奔向共和国广场去找SeriTankian。一直到子夜,当然无果。这么出名的一个国际明星,怎可能大晚上在大街上瞎溜达。收获还是有的,我们知道了Seri Tanklan住在哪里!酒店的人告诉我们,明天早上8点来,肯定能见到他。那一晚,我真的到凌晨3点都没睡着,因为我已经预感到,我真的能见到Seri Tankjan了。   与偶像相遇
  8点不到大家就出发去酒店了。我们苦苦守了有一个半小时的时候,Seri Tankian出现了!跟做梦似的,我竟然看见了Seri Tankian!捷克的记者第一个抢上去和Seri Tankian打招呼,问是否可以采访。Seri Tankian出乎所有人意外,平易近人地说,没问题。采访一结束我立刻上前说,“很高兴见到您,我不是记者,但是我是您多年的粉丝,我来自中国,一个人来到亚美尼亚旅行,没想到能在卡拉巴赫遇见您。我从9年前开始听您的音乐,您的音乐至今还在陪伴着我。”这些词我之前根本没用大脑去想,光顾着兴奋了,一点准备都没有,见到Serj Tankian之后瞬间什么都说了。Seri Tankian听我说是中国来的,立刻说:“真的呀?太棒了,拥抱一个!”主动伸出手要和我击掌,然后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可能很多人会问,谁是Seri Tankian啊?Seri Tankian是System Of A Dawn乐队的主唱,整个乐队都是亚美尼亚裔的美国人。他们的音乐陪伴我走过了10年海外漂泊所有的大起大落的生活。如果你也是一位摇滚乐迷,强烈推荐你们去听听他们的音乐,特别是要看ChopSuey现场演出的MV。会给你无限的能量,而且这种能量是终身的。
  TIPS
  ・当你抵达卡拉巴赫的时候要立刻前往签证中心去办理你的签证,不然这是不合法的。在巴±通过亚美尼亚和卡拉巴赫边界时候,司机师傅会带你去见警察面试,边界的警察会对你进行一个基本的询问,老实回答即可。然后警察会收你的护照,去做记录。之后还给你的时候会交给你一个签证办公室的地址和联系方式,你按照纸条上的内容,在巴士抵达后去办理即可。签证中心不在巴士站附近,需要步行大概15分钟,如果你像我一样背个大背包走得累死了,建议直接打车过去,打车记得砍价。一定要在抵达卡拉巴赫24小时内去办理。签证会是纸签,如果你不想放在护照上怕影响以后去阿塞拜疆的行程,最好不贴,贴上的话除了以后不能进入阿塞拜疆,对其他国家的入境是没有影响的。
  ・卡拉巴赫是十分安全的,可以在耶烈万坐巴士,大概需要6个小时抵达卡拉巴赫。
  ・卡拉巴赫并不小,建�h要呆3天左右。


常见问题解答